寻吾看见汪叽连上WIFI

文笔差到爆

吸尘牌读弟叽

蓝曦臣作为蓝忘机的兄长,自小便能看出蓝忘机心中所想。


五岁时,蓝忘机板着个小脸从学堂出来,正好迎面遇上了蓝曦臣。 “兄长。” “怎么样,先生讲课可还听得懂?”蓝曦臣望着眼前的小团子,含笑问道。 “还好。”蓝忘机认真的答道。
(蓝曦臣此时所见的蓝忘机实际在说:哼,先生天天把家规翻来覆去的讲,早就会了。真无聊。)
“是…是吗。”所以,忘机你的雅正呢?

十五岁时,蓝曦臣发现自家弟弟的内心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。不再是扑天盖地地吐嘈,而时时刻刻都会有一个叫做“魏婴”的人名出现,比如…
“忘机这是要急着去哪儿?”蓝曦臣叫住了行色匆匆的蓝忘机。好小子,现在见了兄长连声招呼都不打。 “兄长。先生方才叫我去藏书阁。”
(蓝曦臣此时所见的蓝忘机实际在说:兄长怎么这么痳烦,魏婴怕都要等急了。)
蓝曦臣忍住想吐一口老血的欲望,答道:“哦,去吧。”
再比如…
一日蓝曦臣见江家来的小公子魏婴正与蓝忘机讲着什么,待只剩蓝忘机一人时,蓝曦臣走上前问到:“忘机,魏公子和你是很好的朋友吧?”不然怎么总念叨着他。
“不是。”
(蓝曦臣此时所见的蓝忘机在说:不是好朋友,是娘子。嗯,迟早的。)
“。。。哦。”蓝曦臣彻底不淡定了。

蓝曦臣看见的自家弟弟最近十分的绝望,仿佛已经没了活去的念头。蓝曦臣知道,这是因为夷陵老祖魏婴死了。自此,十三年如一日,蓝曦臣所看见的蓝忘机都是在不停地唤着“魏婴”。
所以,当蓝曦臣看见蓝忘机带回来的莫玄羽是十分吃惊地,再看见弟弟兴喜若狂的神情,心下已然猜出了七八分。
“可是他回来了?”
“嗯。”
(蓝曦臣此时所见的蓝忘机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娘子终于回来了)

蓝曦臣发现自己的读弟功能升级了。
一日早晨,蓝曦臣看着蓝忘机的脸,脑海中突然涌现了自家弟弟和弟夫咋晚翻云覆雨的场面。登时,蓝曦臣的脸红的跟番茄一样。
蓝忘机见他如此,关切地问道:“兄长可是有哪里不适?”
“无,无妨。”
蓝曦臣躲了蓝忘机整整一天,到了晚饭时,蓝曦臣一边安慰自己已经傍晚了没事,一边硬着头皮坐到了蓝忘机旁边。
嗯,还好没事。蓝曦臣安心地埋头吃饭了。岂料再抬头不经意瞟见蓝忘机那被魏无羡撩拨地粉红的耳垂时,脑海中又涌现了一大段不可描述的画面…
从此,蓝曦臣再也不在早晨和有魏无羡时看蓝忘机的脸了。

呃…文笔太差,人物已毁。大家尽管喷,无妨。

魔道众人对自已比较亲近的人的看法

(OOC请原谅。)

我发小

江澄:呵呵,妈的死给

魏无羡:傲娇加给加狗奴

蓝思追:很活泼可爱的男孩子,不过没有阿凌好

蓝景仪:见色忘友。。。。。温文尔雅

我兄长/弟弟/姐姐

温情:很乖,不大让人操心,就是有点胆小内向

温宁:姐姐很好,医术精湛,就是脾气有点躁

聂明玦:一天到晚不务正业,净弄些古玩诗画,学习一包糟

聂怀桑:不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!嗯,你说我大哥?他对我很好很好,虽然经常骂我…

江澄:世界上最好的姐姐

魏无羡(我觉得虽然不是亲生的,但也算是吧):貌美如花如花似玉,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超级温柔

蓝曦臣:以前我认为忘机是个很文静雅正的孩子,但现在看来,还是蛮有活力的

蓝忘机:很好

我道侣

蓝忘机:完美

魏无羡:二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

蓝曦臣:很可爱,容易炸毛

江澄:凑合吧

蓝思追:虽然有点傲娇,但是我都喜欢

金凌:还行

晓星尘:嗜甜,有时候会很调皮,而且总能逗我笑

薛洋:道长最好了,总给我喂糖

生日这点不详,统一用了魔道祖师发行的时间,年份也用得是最早的。当个笑话看吧

啊啊啊!想以这首歌写个原创耽美,太好听了,感觉很有故事。

苏幕遮.记忘羡

奏问灵,十三载
等一亡人,遥遥无尽期
一曲忘羡自唇出
不归人归,深情终不负

夷陵岗,吹陈情
三千温狗,不夜天挫骨
信手一挥尸成山
一世魔祖,随一人隐去